0551-63358880
153-9516-5008

《皖潛江氏宗譜·卷十五》

发布日期:2022-03-21 浏览次数:282

曹克考点评:

这是一篇难得一见的珍贵的史志资料。内容丰富,文笔优美。叙事条理分明,裁剪精当,夹叙夹议,旁征博引,娓娓道来,虽然5300多字,读来让人不厌。文中塑造了民国时期国民党甘肃省庆阳县县长江毓芬,作为“干城”“循吏”的丰满形象。他的为人之道、为官之道,可作当今官吏的一面镜子,不失为潜山江氏的楷模,是潜山县的骄傲,也是安徽人的自豪!


《皖潛江氏宗譜·卷十五》
(安徽润方 曹克考 點校)


慶陽,爲古北豳地,號周舊邦。城東原有“不窟墓”,碑石巍然;城北數里有公劉莊遺址,北闗廂土人稱“皇城”,相傳爲姬周王業策源地,秦漢以後,代爲邊郡。宋范文正公率兵拒西夏,駐節於此;忠宣公繼之,舊府署尚有“二范舊治”匾額一方,樑上書“宋熙甯某年,范純仁重修并書”,字跡猶鮮明可愛。元、明、清均爲大府治,安化轄州一、縣四、分縣一。民國裁府改今名,將董志分縣併入,面積益寬。地接陝邊,民氣剛勁,素號難治云。


舉目斯世,求一生有至性,樸素無華、實心爲民、忠於職守者,蓋難其選。我慶陽前縣長江先生,其庻幾焉。


先生名毓芬,號楚翹,安徽潛山人也。安徽優級師範理化選科最優等畢業、清學部覆試仍取最優等、奏獎師範科舉人以部司務用,改授七品小京官、學部專門司行走。


民國三年,應中央政府第三屆知事試騐獲甲等,籖分到甘。時方歐戰,中國尚守中立。


四年三月,河州馬提督安良,查有土耳其人賽韓斯,在河州一帶向回民募捐歛錢,認爲暗濟軍餉,違反中立。報之省,省報北京統率辦事處,奉電令遴選幹員,解交鄂督,轉交德領,妥爲交涉,因土耳其歸德國保護也。


巡按使張公廣建,初委某辭,改委某又辭,繼委先生先生慨然任。同年友咸以任大責重爲先生慮,先生曰:“此正報稱時也。”不意到鄂交接後,德領忽來文稱:“賽韓斯在途遺失銀錢珠寳若干,委員保護未周,應由中國政府賠償。至云‘違反中立’,本領事絶端反對,斷不承認。”意在藉要求賠償損失,爲掩護違反中立張本。即違反中立著實也,可詐取金錢,異族狡謀深堪痛恨!鄂中大吏疑慮莫勝,先生毅然以一身任之,電請豫、陝、甘當道,飭將賽韓斯前往河州,經過地方情形確切查明,以資佐證。無如鄂、甘道遠,往返需時。鄂地苦無能識阿拉伯語言文字之人,亦須由甘選派阿洪到鄂翻譯。遲至七月,證件齊全,始與德領公開談判。


先生援約,據理辯論,佐以人證物證,令對方無可逃遁。賽詞窮,德領亦無從袒護,旋議結。德領來文道歉,請將原案註銷,賽韓斯送回本國管束。如許糾紛,一經折衝,公理立時伸張,强權竟能屈服。微特出數省大吏意想之外,亦德領初衷所不及料也。交涉始末,印有專册,尤足令中外識者共知。此案交涉苦心,爲外交界增一光榮事績。


鄂督段公擬調先生歸鄂用,未允。過陝,呂巡按使留,亦辭。冐暑回甘銷差,奉批嘉獎,識與不識爭接言色。旋,奉委署理慶陽縣事兼警備隊司令。維時甘省舉辦騐契及各種新税,民智未開,官吏辦理不善,激成民變。隴東十七縣,戕官圍城之案,竟至十三縣之多,慶亦與焉。前官張大其詞,希圖卸責任,造名册某最要、某次要,不下數百人。省峯不明眞相,羣主按名嚴辦,不可姑息。先生靣省座,詳陳民變主因,不在民而在官。自古無不可教化之民,首要已多懲辦,餘可寬免。若遽信前官所報非虛,一律嚴辦,則某不敢受命。省座察先生意誠,遂許之。


下車告民曰:“官與民猶一家。然官視民如子弟,當以待子弟之心待民;民視官若家長,當以服從家長之指導,服從於官。”是時,距“圍城事變”甫三閲月,人心浮動,謠啄繁興。或傳圍城案緊,到城即要拘辦;或傳省發大兵到慶征勦。城中官吏又疑鄉民造反,遇有公事,無敢下鄉;互相疑慮,訛傳幾有大亂將作,岌岌不可終日之勢。微特縣令不可出城門,即城鄉貿易亦幾停頓。


先生鑒此情勢,一靣佈告安民,不咎既往;一面輕車簡從,親往各鄉開紳民全體大會,宣示騐契及各種新税章程。公牘反覆解釋,期於共曉。詞未畢,紳民伏地請罪曰:“前官誤我,我亦自誤。今幸得慈父母矣!”一時四境懽然,城鄉之隔閡始通,官民之情意乃洽。視事不及三月,騐契出額數萬元徵足解省,省峯嘉之保獎五等“金質單鶴章”。


五年,舉辦省選,力争選民,由一千幾百增至三萬餘。選竣,得省議員。一、三、四年旱,五年春夏又旱,豆麥無收,秋糧復難播種。先生自慙才德不勝,齋戒三日,虔禱上蒼,往來步行六十里祈求雨澤。因是天心好轉,大沛甘霖。枯者蘇、穟者實,此非先生至誠感神上格穹蒼之明騐歟?


連年苦旱,糧價飛騰,紳民集議,請曰:“應征五成本色之糧,願照市價納錢,俟谷賤再買實倉;或照通省糶糧辦法辦理。”先生未可其議。遂力陳民間疾苦與“征本色”不便,書再上。奉令米、麥、豆每擔准照定價銀一兩二錢,一律折征,自後不征本色。一靣將折征定案佈告城鄉;一面嚴飭經征員吏務照定價,不准浮收。總期實惠及民,上下兩利。


分鄉編練民團,城鎮編練啇團。平時守望相助,有警互相轉報;扼要防堵,以守爲攻。故五年九月,張匪九才率大股由西而東,環縣失守。至慶西原被邀擊之,奪獲騾馬刀槍旗幟多件,慶乃無恙。


六年六月,陝匪郭堅率悍匪由東而西,至慶東川被側擊潰竄,慶城幸保,甯縣又被郭匪攻破矣。慶城三靣臨水,一面連山,形勝所在,得之足以東控陝邊,南控邠鳳,西控平涇,北控甯夏。故陝甘股匪時窺伺而埀涎之。頼先生坐鎮其間,所保全者大矣。特加軍法科科長銜,以重職權而資鎮攝。考核屬吏,成績卓著,特舉案內得考“膽識兼優,才長應變”,獎給五等嘉禾章。

七年,荐補慶陽縣知事實缺,奉有任命狀,旋因親老多病,呈請辭職終養,奉批:“移孝作忠,古有明訓。毋萌退志,有厚望焉。”是年舉辦参眾兩院議員選舉,力争选民,选竣,得众议员。“二王”道尹绍函云:“棠治多才,魚與熊掌並蓄兼收,可喜可賀!”慶陽民權得以伸張,先生力也。


十一月,悍匪盧占魁等,率馬步萬餘人,由蒙邊、陝邊而來,圖慶爲根據地。先生得報,飛電請兵並專電請設臨時軍事支應所,作正開支。某統兵意欲中傷,按兵不進,報稱:“給養運輸,縣置不理,貽誤戎機,誰任其咎?”鎮使不察,據報到省。省座因縣設支應所之電請示在先,指斥某統兵:“所報不實,事雖無恙,然實危矣險矣!”


軍事三越月,以一縣城郭之力,辦理數萬人馬給養運輸,條理分明,無誤無擾。盧匪肅清,案內得獎“五等文虎章”;年終舉劾屬吏,案內得考“文武兼資,才堪任重,晉給‘四等嘉禾章’”。


軍事甫竣,請改“軍事支應所”爲“籌賑事務所”,撫恤匪區難民,捐廉俸五百兩以爲倡。省內外官啇,不旬日捐集數千金。會委及紳三靣監放,不假手胥吏,滴滴實惠均沾。事竣,王道尹報省云:“得此良吏,造福無窮。”省批:“似此闗心民瘼,實屬難能可貴。”得獎一等金質獎章。


八年夏,先生鑒於東川一帶,毗連陝邊,零匪出沒無常,民難安枕。軍隊每以林密山深,不敢深入。且軍隊一到,不論匪之能勦與否,官民辦差供應先受其殃。乃召集八團,各選團丁十名,選派幹警二十名,合共百人,編成一隊、兩分隊,遴派辦事切實地道熟悉之正紳,以總其成,曉以大義。明定賞罰優給獲匪獎金,入山搜勦,其餘警團作爲防堵截擊之用。


明未逾月即告肅清,計先後格斃悍匪二十餘名,生擒十七名,訉明呈准法辦。諭曰:“縱爾殃民實不敢,求爾生法又不許。余職責所在,惟奉行國法已耳。”自是東川一帶,幾若桃源矣。年終舉劾屬吏,案內得考“悉心撫字,輿論翕然”,晉給三等“嘉禾章”。


九年四月,慘丁父憂,電請辭職。奉電令:“慰留准假五十日,在任守制。”假滿再辭,仍未邀准。


九月,隴東各縣大地震,房屋倒塌,壓斃人民、牲畜難以數計。有全家覆沒者,全市蕩然者,慶陽衙署監墻,震塌殆盡。四面洞開,藩籬全失。先生適先期下鄉,監犯互相戒曰:“官待我輩甚厚,不可逃走累官。”比平日尤安静。天下事每有出常情所不及料者,詎不聞歟?歐陽公縱囚一論,持論雖正,未免刻矣。先生一面捐俸千元,撫恤災民及修城垣之用;一面呈報災情,請將是年未完銀糧,概准缓征。批曰:“可殊他縣,專事請賑。”批着就地妥籌,終不濟事,迨援慶陽緩征案,請緩征期又已過矣。


地震後,縣西南隅有窮民趙某,利用時機歛錢。私置一銅佛於廢寺,揚言銅佛由西方飛來,夜夢告曰:“某月日地復大震,十人要死八九。來此敬香者,可免於難。”一時,愚夫愚婦驚如霹靂,奔往敬香者,絡繹於途。因訛傳訛,民心若狂,亂象已現。先生飭吏取銅佛與趙某來,佯言“訉佛招四民觀庭”。詰再三,趙某俯首請罪,薄責之勉爲善判曰:“銅佛不滅,謠言不歇。”立碎之有禍,禍余不干民事。羣悟其非,人心乃定。


年終舉劾屬吏,案內得考:“久任邊隅,循聲卓著。奉大總統令,准以簡任職,交國務院存記升用。”


先生卷查:起自清宣統三年迄民國九年年底,厯年因災緩征未完正銀一萬餘兩、正糧一萬餘石,實欠在民。上催按年帶征,下以民力未紓,仍以緩請辦理。稍一不善,第飽吏胥。况震災奇重,民困益深,專案呈請,概予豁免。藉紓民困在公家似有若無,等滄海一粟;在小民久經災難,點滴皆春。


奉令特准豁免,先生兼理司法,未置承審,親任審檢職務,視事後革除一切陋規。清查舊案多起,獲犯覊押竟至五六年、七八年之久,官經六七任,仍未判決。 ‘’圍城案內覊押前清優貢、大通縣教諭胡廷魁等,是何罪名?微特未成信讞,並無案牘可稽。揆之國家設官立法精意,詎得謂平?逐一分另訉判,專案報結。其他民刑案件,隨到隨批、隨批隨傳,傳到即訉,不限時間。總以案情大白,雙方輸服爲終止。援筆立判,朗讀共聽。慶民雖悍而健訟,始終無一翻案上訴者,審判公平,已可概見。


曩見吾鄉因細故搆訟,經時累月不得一訉。訉又不判,雙方伺官意以作僞,別生枝節,以圖拖訟。愈久情愈雜,訉不實結更難。胥吏因緣爲奸中保,於中取利。一案未了,中人之產蕩然。


先生力袪此弊,尤以濫押爲戒。命盜重案,無論風雨霜雪,路途遠近,立時親往。履勘嚴飭,緝凶用能,無案不破,無案不結。


慶有比國、美國男女教士,各設教堂,教民每藉教士勢,欺壓平民,尋隙訴訟,教士即到縣理說或情託。厯任因礙教士情靣,兼爲省事起見,教民總佔便宜,平民終難得直。積久民教之間,勢若水火。


先生乃與教士約:“教民在信教範圍內事件,教士主之;在信教範圍外事件,由縣主之。應與平民一律看待,教民仍爲中國國民也。民教相安,貴教之信仰自篤。”教士韙之,教民囂張之氣。爲之頓殺,終先生任,民教間未發生事故者,職是故耳。


層峯知先生勤,求民隱,聽斷詳明。凡遇舊府屬各縣上控,或事實疑難不明,發回更審。案件輒委偵查,或劃歸審理。如:環縣疑似命案、甯縣倉糧交代厯任互訐案、正甯縣失守城池卷宗公款損失案、合水縣管獄員凟職案、科員詐財案、警佐濫用職權案、李管獄員訴高審分廳許推事受賄案、楊知事挾嫌逮捕勸學所長下獄激成罷市罷學官紳互訐案。


又如合水縣謀害兩命含冤莫伸案,懸八年未决案。先生親履墓地啟棺,依法蒸骨檢騐。騐得:一係輕微不致命傷,委係因病身死;一係落水溺斃,並無別故。案情頓時大白,冤獄得以平反。


闗於行政及災賑事項,甯正環合等縣,先生歲必幾經,實不啻兼理各縣事。先後得獎、加俸、進級,註册金質“棠蔭章”,記大功二次、記功七次。


慶處甘邊,教育進化很緩,僅有小學數所。先生極力提倡,指導改良,增至三十餘所,前後捐俸及因案撥育者五千餘金。縣、道厯年飭修,寬平不亞公路。行道樹連年增植,多已成材。“官柳拂成陰”之句,大堪咏以誌之;召伯《甘棠》,難以專美矣!


先生蒞慶七载,始终未晉省請謁,未上鎮道衙門,兢兢焉惟事民事。不取地方半文錢,不受紳民一錢物。因公下鄉,食用概行自備,不受供應。遇耕者教其如何耕,遇讀者教其如何讀。申明約法,朂爲善良,藹藹然若家人父子,毫無官僚氣習。但嫉惡如仇,執法嚴當:絶請託之門,防走私之弊。禁賭禁烟禁演小戲,厲行剪髮放足。財政一公切開,銀價由啇會議定。因公與紳民約,從未失信。


皖甘相距較遠,交通梗,氣候寒。未迎養、未絜眷,身邊僅一賢弟。昔有某公告老還鄉,御賜詩云:“半生惟獨宿,一世不言錢”,不啻爲先生寫實耳。嘗語紳民曰:“官是百姓的頭目,職居民上,責在達民意、通民隱。受長官付託之重,責在推行,庻政綏靖。地方人之才學,誰不如我?兢兢焉時恐責有未盡,或盡而未當。惟一顆清白的心,差堪對天地、質鬼神而無愧!‘知足知止’,老子已有明言。”


十年五月,託稱病重,請假就醫。奉批:“呈悉。查該知事任職五年以上,於一切行政諸務類能不辭。况瘁措置裕如,本省長正慶得人。茲迭據呈,稱舊疾觸發,請假就醫,並請遴員接替。前來情詞懇摯,自未便强予挽留。除遴員接替,並分令行知外仰,候新任到縣,迅將交代事項結清回省,再圖良晤。”


旁觀者疑別有企圖,志在升任省中大吏,亦以是相期。殊先生不然,交代完結後,繞三邊,經甯夏、綏遠,至北平,竟直回皖。當時甯夏馬鎮守使鴻賓挽留,推賢能最;綏遠馬都統福祥贈詩云:


小試弦歌樹植棠,久欽治績媲龔黃。

清風亮節矜頑懦,遺愛豐碑姓字香。


烱錦分爲部民,受知最久。凡茲事實,身受而習見熟聞矣!哲嗣健予世兄共事首都,家學源淵,才高識練,稔知先生觧組後,入山惟恐不深,淡泊自甘,吟風映雪。


試觀前後蒞慶者,或高談治理,北轍南轅;或專事舖張,敷衍表面;或才不足濟其奸,政柄倒持,藏汚納垢。求如先生清廉勤愼,平民化、軍事化者,殊不多覯;求如先生急流勇退,不以祿位爲榮者,更寥若辰星。慶民食德厚矣,未仰瞻道範已二十年。時愈久,思愈深;思之深,報之切。僉囑敘述政績,用彰去後之思。


錦愧不文,授之鴻發。鴻發拜而讀之,不禁起敬曰:“循吏也,亦干城也。先生治慶,適鴻發參謀隴東鎮署,知之已詳。今君所敘述者,正鄙懷所欲吐者也。”


先生善政多矣,畧陳梗概,俾異日修國史者,有所考爾。


前任甘肅省政府委員兼教育廳長

現任監察院 監察委員 田烱錦


前任甘肅省政府委員兼建設廳廳長 魏鴻發 敬譔

中華民國三十年一月 日


【注】

不窟墓:《庆阳府志》 卷一( 流寓): “夏不窟, 后稷之后, 值夏德衰乱, 窜居北豳, 即今庆阳也。 子鞠陶、 孙公刘,俱历世为兹人”。同书卷三十五( 陵墓):“不窟墓在城东三里许”。《辞源》:“后稷尧舜时农官,弃掌其事,故亦称弃为后稷,周之始祖也……千百传而至武王,遂有天下”。 《庆阳金石记》 载: “周祖庙在县城南街,石坊一间,额题‘肇周圣祖’,帝系王风’。并有‘周祖诗刻’碑,嵌周祖庙殿壁,在周祖陵大书‘周祖不窟之墓’”。“周旧邦” 是一个造形优美的古木牌坊, 现为庆阳省级保护文物。《庆阳县志》(古迹):“公刘庄在县城东北五十华里樊家老庄东,腴田数亩,号天子掌,人莫垦者,相传为周祖发祥地”。 公刘庙(俗叫老公殿)在县城西南八十华里处高家肴。 据《史记・周本记》说: 公刘是后稷的曾孙, 周文王的十代祖先,他务耕种,行地宜,使周族逐渐兴盛,终于到武王时,推翻商王朝,建立了周王朝。公刘墓在今陕西彬县城东的土陵村。


德领:德国领事馆领事简称。


巡按使:掌管全省民政、巡防及警备等事务,并受中央政府的特别委任,监督财政及司法行政事项。民国五年,改称为“省长”。


张广建:(1864-1938),字勋伯,安徽合肥人。早年入淮军聂士成部为军佐。因功受到巡抚袁世凯的赏识,逐渐成为袁世凯心腹,辛刻革命期间,任山东布政使,后接替胡建枢改署代理山东巡抚。1912年民国成立后,调为顺天府府尹,1913年12月获授陆军上将军衔。1914年出任甘肃都督兼民政长,督理甘肃军政大权。1915年12月被授予一等子爵。1921年被北京政府免职。1937年回到合肥老家,1938年逝世,终年74岁。


阿洪:亦称“阿訇”,即神父的意思。


微特:不但。


呂巡按:指吕调元(1865~1932),原名景丰,字权予,号燮甫,太湖人。  吕调元光绪二十九年(1903 年)中进士。民国二年升任湖北民政长,后为巡按使。民国三年,任袁世凯警卫军参谋,后出任陕西巡按使。


騐契:指旧时官府调验平民不动产所有权的契据。


金質單鶴章:简称“金鹤章”,民国时期,由财政部颁发的奖章,是对地方财政官员有突出贡献者的奖励。如:民国三年一月十六日大总统教令第五十五号公布:“……十万元以上者,给五等金质单鹤章。”


征本色:唐末至明清的官府在原定征收的实物田赋称本色;如改征其他实物或货币称折色。如本文中百姓提出的“應征五成本色之糧,願照市價納錢”,这就是要求“五成折色”,即缴纳一半。


張九才:民国三年(1914年)四月,河南白朗义军入陇,甘肃都军张广建令各县创办民团以自卫。张九才即借机组织南乡民团,同官府抗争。是年,青红帮头子吴登云扰环县,知事调九才率民团抵御获胜,遂名及全县。四年(1915年),陇东大旱,夏田歉收,秋禾无望,民情十分惶恐。时,袁世凯又下令“甘肃协饷取消,归省自筹”。张广建接令后,急命增加验契、公债、屠宰、印花、烟酒五种新税,并加收地丁银两;各级地方官吏趁机遍设关卡,巧取豪夺。宁县、泾川等县首先爆发了农民抗捐税斗争。五年,张九才亦于环县聚众响应。新税开征后,九才一面发动团民轰赶官府收税的衙役、税官,一面鼓动坛民带头抗缴捐税,并率坛民包围县衙,同知事徐宗铎辩理。众怒难犯,徐一筹莫展,只好辞职。


陝匪郭堅:郭坚,陕西蒲城人,辛亥革命时,在大荔拉起队伍迎击东线清军。袁世凯称帝后,郭发动白水起义,加入护国军讨袁。据民国六年巜乡宁县志》对郭坚犯晋时滋扰乡宁的记载:民国6年(1917年) 8月2日(农历六月十五日),“陜匪千余人围城,城陷,大肆掳掠。援军至,贼始引去,路经村镇,滋扰尤甚”(与本文记载完全相合)。 滋扰乡宁后不久,郭坚东山再起,成立靖国军,任第一路军司令。后郭部又被奉系收编。1921年7月,直系军阀阎相文督陕,为震慑各路陜军,遂令冯玉祥以“土匪”的罪名诱杀郭坚,并暴尸于西安。


五等嘉禾章:嘉禾,就是生长得特别茁壮的禾稻,古人视嘉禾图案为吉祥的象征。民国成立后,嘉禾图案取代清代的龙纹经常出现在货币、徽章上,并具有简易国徽的性质。授予那些有勋劳于国家或有功绩于学问、事业的人,授予等级按授予对象的功勋大小及职位高低酌定。嘉禾勋章设于1912年7月29日,1916年10月7日设定为共九等十级(后有变动),一等为大绶,二等于1916年2月2日设为二等大绶和二等无绶,三等领绶,四、五、六、七、八、九等为襟绶,各等均有表(授予证书)。


王绍盦(庵):疑为甘肃省会警察厅长、军法处长、九江镇守使、毅军营务处陕甘筹边使、参赞宁夏剿匪总司令、河南督军公署顾问、警备总司令、直隶通州知州、清末举人、河南开封王绍庵。


悍匪盧占魁:是民国初年绥远地区最大的土匪头子,也是较早出现的土匪。卢占魁:绥远省丰镇厅(今乌兰察布市丰镇市)人。祖籍山西忻州,光绪十三年(1887)生,乳名运子,字耀震,幼时家境贫寒。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,他参加了轰动塞外的丰镇“小状元(张占魁)”起义。起义失败后,跑到大青山,拉起杆子落草为寇。各地股匪、亡命之徒纷纷投奔卢占魁,卢匪的队伍迅速增加到2000多人,后由汉、蒙、回各族组成了民族匪帮,发展至高峰时达2万之众。1916年(民国五年),卢占魁率3000人进入准格尔旗、东胜境内抢掠。民国七年十一月,盧占魁等率馬步萬餘人,由蒙邊、陝邊奔甘肃而來,圖慶爲根據地。

(文中所说即是此时)。


五等文虎章:北洋军阀统治时期的勋章名。银质镶珐琅,背铸“老天利制”印章,附完整绶带文虎:虎皮有文采﹐故称虎为文虎。是一种奖给陆海战功、劳绩者的奖章,共九等,3-6等奖给初中级军官。


信讞:意思是证据确凿的判决。清·纪昀《阅微草堂笔记·槐西杂志一》:“或夏月以盐醋拭器,使有酸咸之味,则所滴之血入器即凝,虽至亲亦不合,故滴血不足成信谳。”清·林则徐《严办烟案栽赃人犯片》:“当堂详细供指,使烟犯闻知,无可置喙,然后再向该犯追究鸦片来历,以成信谳。”


健訟:意思是指喜好打官司。


搆訟:早晨诉讼。


比國 美國:此指比利时过和美国。


层峰:愿义是指层层山峰。此指上层行政结构,也可理解为官僚体制、科层组织和行政组织体系等。通俗地说,犹言“上峰”,即上级机构或领导。


民隐:民众的痛苦。《国语·周语上》:“先王非务武也,勤恤民隐而除其害也。”韦昭注:“隐,痛也。”南朝·宋·颜延之《赭白马赋》:“振民隐,脩国章。”清·姚鼐《圣驾南巡赋》序:“皇帝承基,至仁究物,念东南之幽阻,惧民隐之不闻。”


蒸骨检验:指旧时用酒醋蒸熏骨骼以定死因的验尸方法。即把一具尸骨洗净,用细麻绳串好,按次序摆放到竹席之上。挖出一个长5尺、宽3尺、深2尺的地窖,里面堆放柴炭,将地窖四壁烧红,除去炭火,泼入好酒二升、酸醋五升,乘着地窖里升起的热气,把尸骨抬放到地窖中,盖上草垫,大约一个时辰以后,取出尸骨,放在明亮处,迎着太阳撑开一把红油伞,进行尸骨的检验,“若骨上有被打处,即有红色路微荫,骨断处其接续两头各有血晕色。再以有痕骨照日看,红活乃是生前被打分明。骨上若无血荫,踪有损折乃死后痕”,死者生前的死因就在红油伞下展现。


甯正環合:指甘肃省的甯縣、正甯縣、環縣、合水縣。


官柳拂成陰:出自张公庠《游白鹤山》诗:“初眠官柳未成阴,马上聊为拥鼻吟。远宦情怀销壮志,好花时节负归心。别离长恨人南北,会合休辞酒浅深。欲把春愁闲抖擞,乱山高处一登临。”原谱将“官柳未成阴”,化为“官柳拂成阴”。


召伯:即召(shào)公,名姬奭(shi),又称召伯,也称召康公。召伯是周文王姬昌的庶子,周武王姬发、周公姬旦的异母兄弟。周武王灭掉商纣王以后,把召公封在北燕,是后来燕国的始祖。


甘棠:甘棠:一种乔木,梨属。此指《诗经·甘棠》:“蔽芾甘棠,勿剪勿伐,召伯所茇;蔽芾甘棠,勿剪勿败,召伯所憩;蔽芾甘棠,勿剪勿拜,召伯所说。”这是首怀念召伯的诗。他经常到民间乡邑巡行,并且在棠树之下裁决狱讼、处理政事,而处理结果常常使公侯伯爵信服、庶民百姓满意。人们为纪念其勤政爱民、清廉听政的事迹,表示对他的爱戴和怀念,而不愿砍伐他曾坐于其下办公和休憩的甘棠树,并且歌之咏之。


半生惟獨宿,一世不言錢:诗句出自清代嘉庆帝称赞“八文正”之一的朱珪(大兴人)的。原谱中“不言钱”,改为“不谈钱”,校者更正。

【注:清代被谥为“文正”的大臣,共八人(其中安徽三人),分别是:睢州汤斌(公元1627年~公元1687);诸城刘统勋(公元1698年~公元1773年);大兴朱珪(公元1731年~公元1806年);歙县曹振镛(公元1755年~公元1835年);滨州杜受田(公元1788年~公元1852年);湘乡曾国藩(公元1811年~公元1872年);高阳李鸿藻(公元1820年~公元1897年);寿州孙家鼐(公元1827年~公元1909年)。】


知足知止:语出《老子》:“知足不辱,知止不殆,可以长久。”这句话的大概意思就是:知道满足,就不会受到羞辱;懂得适可而止,就不会受到危险。


馬鎮守使鴻賓:即马鸿宾,1884年9月14日(清光绪十年甲申七月二十五日)出生于临夏。1904年任叔父马福祥侍从,1908年升任西宁矿务马队队官,1910年随昭武军到宁夏,任骑兵营营长。1912年任宁夏新军管带,后任甘肃新军司令(辖骑兵5个营)。1916年2月17日被北洋政府授予陆军少将衔。1920年4月1日晋升为陆军中将衔。1921年马鸿宾随之升任宁夏镇守使兼新军司令,仍兼管内蒙三旗军事。马鸿宾后率部起义。1954年马鸿宾当选为第一届甘肃省人民代表大会代表、第一届中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。历任马鸿宾为国防委员会委员、甘肃省副省长等职。1960年病逝于兰州。


馬都統福祥:马福祥系武举出身,善文,曾任宁夏护军使、绥远都统以及青岛市长、安徽省主席、蒙藏委员会委员长等职。传至于马鸿逵、侄马鸿宾、孙马敦静、侄孙马惇靖等时,军政活动曾达到过甘肃、青海、河南。山东、绥远等省,并长期控制宁夏军政大权。至1949年,马鸿逵逃台湾,马鸿宾率部起义,马家军在中国历史上握有武装势力达54年(1895-1949年)之久。


龚黄:汉循吏龚遂与黄霸的并称。亦泛指循吏。《宋书·良吏传论》:“汉世户口殷盛,刑务简阔,郡县治民,无所横扰…… 龚黄之化,易以有成。”唐·白居易《寄李蕲州》诗:“下车书奏龚黄课,动笔诗传鲍谢风。”宋·苏轼《吴中田妇叹》诗:“龚黄满朝人更苦,不如却作河伯妇。”


江健予:(1911·2·17-1994·7·4),原名学奎,字君强,1911年2月17日,生于安徽省潜山县塔畈乡。江毓芬子。江健予国学深厚,多因父亲严教。幼时就读区乡小学及县立初中,后入安庆就读安徽省立第一职业学校高中部土木工程科毕业。于1933年考升国立军需学校会计统计班,时军事委员会正谋军需独立,选入军需特别训练班,转入中央陆军学校武汉分校军需班,1935年毕业,蒋校长中正赠佩剑一柄以示旌异。1937年复毕业于陆军参谋大学正规班第九期。抗战时期任江北各战区军需督导团督导委员,主管第十战区军需督导工作。自学校毕业服役军中30余年。1949年赴台湾,1964年元旦晋升为陆军少将。1987年11月2日,台湾开放大陆探亲后,第一时间返里探亲,祭扫祖墓,与子孙团聚。至1993年10月,共四次返乡探亲,多次捐款给台湾潜山同乡会,支援家乡建设。


循吏:善良守法的官吏。《史记·卷一三○·太吏公自序》:“奉法循理之吏,不伐功矜能,百姓无称,亦无过行。作循吏列传第五十九。”


干城:指能御敌而尽保卫责任的人。干:盾牌;城:城墙。比喻捍卫者。《诗经·周南·兔罝》:“赳赳武夫,公侯干城。”